宿迁医疗事故律师网
[新闻1+1]艾滋病:“歧视是一堵墙”(2010.12.1)
您的位置:首页 >> 浏览文章

[新闻1+1]艾滋病:“歧视是一堵墙”(2010.12.1)

发布时间:2010/12/2  浏览数: 2819 次  浏览字体:[ ]
  

——艾滋病:“歧视是一堵墙”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今天是世界艾滋病日,在9年前,我采访了一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他的名字叫李佳明,那次节目播放的时候他的声音是经过处理的,他的面部是打上上马赛克的,我记得很清楚,他对我说,他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有一天,这个世界上能够没有歧视。但是将近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今天我们看到健康人与艾滋病人、和艾滋病毒携带者之间还是耸立着一道高高的墙,我们应该如何去推倒它呢?

 

解说:

    这是一张由柳州市城中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五天前下发的停工通知书,停工的理由是涉嫌未经许可擅自搭建建筑物。今天,当它出现在媒体的版面上,立即引发了人们的关注。主管部门或许并不清楚,将要被停工的是各地的志愿者为6岁艾滋病孤儿小龙建的新家。

张飞(热心网友):

    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只是希望他们当地城管那一块的话能通融一下,说句实在不好听的,小龙能在世上待多久嘛?小孩艾滋病的潜伏期7到14年,说不定哪一天他走了。希望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感受到我们这一部分的温暖。

解说:

    小龙,2004年出生,广西柳州人,2008年,2010年,随着爸爸和妈妈因艾滋病相继病逝,年仅6岁的小龙成了孤儿。更为不幸的是,今年9月初,当小龙被村委会送到儿童福利院进行入院体检时,被查出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虽然白天住在附近的奶奶有时会上山来照顾他,但从来没有在这里住过,也没有接小龙到她那里住。更多的时候,小龙是一个人生活。

    一条狗,一口锅,一片奶奶帮种的菜地,一间昏暗的小屋,这就是小龙一个人的生活。一个月前,当小龙的故事见报,纪实图片被转载后,网友的评论达到的48000多条。而此后,四面八方的爱心开始迅速聚集向柳州市城中区这个叫做牛车坪村的角落。

好心市民:

    是这个小朋友吗?哦,小龙,是不是?我们来看你了。

好心市民:

    我是比较擅长电工这行的,昨晚上我过来看他这里好黑的,我过来帮他搞下子这个线路。

解说:

    吃的、喝的、玩的、用的,大人们送来的礼物堆满了这个破落的小屋,原本冷清的家门口,随时可能会因为人群的到来再次热闹起来。但是一个6岁的孩子,除了写在脸上的快乐,也许还有不为人知的寂寞。小龙以前有几个很要好的伙伴,现在伙伴们不来找他玩了,但小龙一直没有忘记他们,常常念叨他们的名字。

记者:

 

    他们现在还找你玩吗?

解说:

    小龙的孤独似乎并不仅仅是没人照顾,没人陪他玩。有村民告诉记者,小龙被诊断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后,就再也没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胡强(牛车坪村村民):

    没有人敢接近他,想去读书学校没收,当时我们通过教育局、卫生局、司法局、城中民政局,在村委开了个会,最终也就是民政局讲给你低保了。

 

解说:

    而对于小龙来说,半年前曾经有过的学前班时光,似乎仍然美好难忘。

记者:

    你最喜欢哪个故事?

小龙:

    我最喜欢灰熊和老鼠的故事。老鼠骂灰熊。

记者:

    它怎么骂了?

小龙:

    它说它抢它苹果。

记者:

    你还想再去读书吗?

小龙:

    恩。

中国之声广播资料:

    现在是什么样的难题困扰着阿龙呢?

    目前阿龙的入学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今年9月,阿龙的奶奶曾经送阿龙去学校读一年级,有家长得知之后,向学校写了联名的抗议信,这些反对的声音最终是把阿龙挡在了校门之外。阿龙该在哪里就读也成为了当地有关部门的难题。如果把阿龙放在普通的学校,必须顾及其他家长和孩子的感受,但是目前广西还是没有专门招收特殊儿童的教育机构。

解说:

    除了被搁置的入学问题,小龙同时还还面临着收养难的问题。根据媒体报道,四个叔伯出于对艾滋病的恐慌和自身经济条件的限制,没有一个能担起对小龙的监护职责,而奶奶年事已高,显然已经力不从心。

    如今,在距离小龙家不远的叉路口树上挂着一副指路牌,上面写着“小龙家住处,请您轻轻地关爱,不要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这样的一个指路牌,让人觉得温馨,但也让我们困惑,到底该怎样帮帮这个孩子呢?

 

主持人:

    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我们能用什么来帮助他?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的专家是清华大学的李楯教授。李教授同时也是不久前被聘为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艾滋病性病防治分委会的委员。李教授,像刚才小龙那种情况,学校可不可以去拒绝他上学?

李楯(清华大学教授):

    刚才我们听到,为什么不能上学?别的家长说根据我们的感受,他不能来上学。首先就是说如果这个孩子和一般人,一个感染者和一般人接触会不会有危险?我们看我们的党政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无疑,和感染者、和病人握手吃饭,会不会传上?为什么他们要去做这个事,告诉社会不会传上。

主持人:

    但恰恰是这么多年,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一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面,用各种方式去告诉民众,告诉社会,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社会的大多数人还是这么想。

李楯:

    那么更进一步说,我们说领导人不过去见一面。我们说,我不是搞医的,但是我是卫生部的专家,卫生部的职业暴露的处理办法是委托我来起草的。也就是说一个医护人员,天天和艾滋病接触,和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接触,会不会感染上?如果感染上怎么办?或者说我们的警察,或者其他一些工作,比如警察和犯罪嫌疑人,和关押中的人,甚至有时候会打斗、接触,会不会传染上?

主持人:

    有这个数字吗?

李楯:

    有这个数字。我不但给卫生部起草了这个办法,而且据我所知,到今天20多年来,中国大陆没有发生一例这样的职业暴露感染。在别的国家有,在我们这里没有发生一例。最后我要说的是,如果一旦真正双方比如手都破了,血流到一起了,这个时候以今天的医疗技术、完全可以采取药物阻断,不会传染艾滋病。

主持人:

    像小龙这样的6岁艾滋孤儿,他应当受到一个什么样的对待?

李楯:

    我觉得,有人总说你们一提到艾滋病,好像就要说怎么样保护感染者的权利、病人的权利。我觉得我们不是特殊地保护感染者的权利、病人的权利。我觉得我们不是特殊地保护感染者的权利、病人权利。是把感染者和病人像对待一般人一样保护他们的权利。也就是说作为这样一个孩子,他有生存的权利,他自己还不能自立的时候,国家要给他可住的房子,国家要给他生活必需要的食物、衣物,国家要管他上学。

主持人:

    现在,刚才我们通过短片看到,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把他放在一个专门的学校里面,把这样的孩子聚集在一起。另外一个就像您说的是国家提供各种各样的最基本的生活的一些提供。像刚才那种,第一种方式,您觉得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可能?

李楯:

    我们在一些艾滋病感染者比较多的地方会有专门给他们办的学校,但是我并不主张这样,为什么?因为我记得很多年前,央视在今天,在12月1号有一台晚会,就报道了一个人的学校。有一个孩子是艾滋病感染者,于是当地很好,专门给他派了一个老师,给他办一个人的学校。我说那给他办了一个人的小学,将来给他办一个人的中学?给他办一个人的工厂让他去就业吗?这是不可能的。那么艾滋病和一般人接触会不会传染?我认为以现代的医学研究足以证明不会传染。不会传染,我们为什么还要回避他们?还要害怕他们,或者我说这就是一种我们非常应该注意的歧视。我们看刚才给我们看到这个片子里,说这个孩子事情一报出来之后,那么多人一种爱心的表现,去帮助他。而同时就在他身边的人,却希望他和自己是有距离的,我们怎么看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很根本的事情。

主持人:

    李教授您看,像刚才有很多热心的市民去给他提供帮助,但是这些帮助是一时的,谁能够给他提供一世的帮助?

李楯:

    第一,政府有责任。第二,每个公民都有权利做好事。我们在艾滋病防治方面,既要发挥政府的作用,同时也要发挥民间组织,也就是NGO的作用。我记得这个话当年吴仪在任副总理的时候一再强调,当年的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也不断说过这样的话。

主持人:

    我们对于小龙这样一个孩子的祝福,就是希望他能够享受到社会服务的公平。但是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个例子,一个叫做小吴的小伙子,他非常希望能够公平地去提供一种社会服务,但是却被拒绝了。

 

字幕提示:

    感染者并不可怕,我们可以做教师,我们可以做很多种工作而完全不受影响,请不要把我们排斥在这个社会之外!

解说:

    “请不要把我们排斥在这个社会之外”,这是小吴通过自己的博客发出的一封公开信。今天,第23个世界艾滋病日,这封共快信固执地出现在很多媒体的报道中。今天如果不是因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小吴应该已经在一所安庆市市直学校担任老师,今天,在全世界都呼喊消除歧视的日子里,被拒绝聘用的小吴既坚强又脆弱。

记者:

    你今天都做什么了?

小吴(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今天)其他事情跟正常的上班族一样,上课、备课什么的。其实安庆市教育局的工作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我可以不去,我不选择上诉的话,我也可以继续生存下去,那样我隐私暴露的可能性还更小,但是我不能这样做。

解说:

    今年20多岁的小吴在安徽一个偏远农村长大,父母靠种地为生,四年前,他考上了一所师范院校读大学,在今年毕业前夕,渴望有份稳定工作的他,参加了安庆市教育局公开招聘中学教师的考试。随后两个月中,已经在一家私立学校任教的小吴顺利地通过了当地教育局的笔试和面试,并接到通知,于7月12日到安庆市立医院参加体检。

字幕提示:

    从我笔试到面试花了上千元,可是农村的爸妈都高兴,这钱花的开心,因为这离我当老师不远了。

解说:

    憧憬着当上老师的美好画面,瞬间被击破。体检和复检之后,他被告知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更为重要的是,他被通知拒绝录用。

小吴:

    当时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家的。

解说:

    近乎绝望的小吴选择起诉维权,但是11月12日的那场宣判他败诉了。

字幕提示:

    我很茫然,很失望,很伤心,很无助,很无奈,很可怜,很悲剧。

解说:

    当时的宣判书写着“被告做出的不予录用决定,事实依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亦无不当”。当地法庭之所以如此判决,是因为院方认为,被告安庆市教育局,人事局参照的是试行的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并且在行政法规许可的情况下,依据当地制定的安庆市市直事业单位公开招聘和选调人员办法进行教师招聘的。因此拒绝聘用并无不当。

小吴:

    因为我觉得还有二审,有信念在那里,支撑我走下来。

解说:

    小吴不明白,自己和别人一样,有着相同的教学方式,有着相同的职业梦想,有着相同的法律信仰,有着相同的被接纳的渴望。却为什么无法得到和别人一样的对待?

    11月29日,小吴通过代理律师向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上诉状,选择继续维权。同一天,他致信7位艾滋病宣传防治大使,希望他们向整个社会呼吁,请给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工作的机会,不要将他们排出在社会之外。

字幕提示:

    因为我现在做的事情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当歧视发生在自己身上,并如此痛苦时,才会反思与之相关的一切内容。中国有74万感染者,他们当中绝大多数的人都在遭受着某种利益损害,我们只有两种选择,默默忍受,或者努力争取,我选择前者,歧视是一堵墙,需要我们一个一个地去撞,直到撞倒它。

 

主持人:

    李教授,像小吴这样的小伙子,他想工作,那像他们这样的病人,或者病毒携带者想工作的时候,受到什么样的权利保护没有?

李楯:

    我们且不谈在这个案件中适用公务员的身体检测标准是不是合适,我们只讲一点,比这个公务员体检标准高得多的《国务院行政法规艾滋病防治条例》中明确规定,感染者婚姻、读书、工作、就业这些权利是要受到保护的,是和常人一引得。更何况在这之上还有我们国家的就业促进法的规定。还有我们国家签字加入的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117号公约,也就是反就业、职业歧视公约,在我们签字加入之后,它相当于我们的宪法级的文件。

主持人:

    李教授,刚才您列举了一系列可以援引的,作为他支撑权利的保障,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恰恰他遭到了冷遇,为什么?

李楯:

    我觉得这是我们转型中一个已经超出艾滋病之外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有时候小法的效率高于大法,旧法的效率高于新法,这是不可想象的,但在我们转型中确实有这种现象存在。就是我们有一些部门,有一些地方的官员,他们和比如像胡锦涛、温家宝、吴仪这些人的做法为什么这样差别大?这是我们值得考虑的事情。

主持人:

    你看小吴遇到的这事,他还能去打官司,他有一个抓手,他知道用什么去告。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很多艾滋病人和病毒携带者,他们遇到的是一种你都摸不着门,你都不知道去告什么,因为他不会告诉你,你什么理由被辞退了,像这种情况…

李楯:

    人家不告诉你这个理由。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艾滋病是执行自愿检测的,但是我们在实际上有些部门就在做强制检测。我们国家法律规定要保护艾滋病感染者,不只艾滋病感染者,保护每一个人的隐私权,但我们总有些把这些隐私给透露出去,这就是形成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主持人:

    您看您刚才说了有很多的法律、法规来保障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和病人的就业权力。但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能不能拿它真正地来当护身符,保卫自己?

李楯:

    要有一个过程。我们看在同样在公务员体检的标准里,原来是有乙肝的,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这些乙肝感染者,而社会也做出了极大的努力,最后取消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个规定中,取消艾滋病检测这一条。这个是卫生部是责无旁贷的。

主持人:

    看了小龙的故事、小吴的故事,我们发现当他们的事情和遭遇在社会上公布之后,是有很多人同情他们,支持他们的。

李楯:

    但也有人是另一种看法。

主持人:

    但是您看,也许恰恰就是支持他们和同情他们的人,一旦这件事发生在自己的身边,马上就不同情、不支持了,怎么看待这种心态?

李楯:

    我们每个人有顾虑,比如说对传染病,对任何危害有顾虑,我们面对的危害是很多的,这是人之常情。对于每个人来说,我们不能要求他没有顾虑,也不能要求他对一个病人、一个感染者有想法。但对于国家的制度安排就是另一样的,国家的制度安排必须同等地保护每一个人的权利,我们需要建立一种制度。

  友情链接  
宿迁律师网 江苏卫生监督 医疗事故网 宿迁人才网 宿迁房地产律师网 中国普法网 中国法院网 宿迁劳动律师网
宿迁交通事故律师网 宿迁刑事辩护律师网 医疗事故律师 宿迁房产网 宿迁离婚网 宿迁知识产权律师网 沭阳律师网 宿迁保险理赔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网 法制网 武汉医疗 国家药监局 中国卫生部 农村合作医疗网 江苏卫生 宿迁律师网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